沐鸣2平台注册登录_“雪糕界爱马仕”钟薛高遭中消协点名 曾被指“智商税”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雷达财经   2021-06-27/21:36
  • 雷达财经 文|张凯旌 编|深海

    6月25日,中消协发布“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并以“高端冷食品面临品质质疑”为题,点名钟薛高在6月15日-19日期间负面舆情集中出现的情况。

    报告显示,监测期内共收集与钟薛高相关负面信息38439条,负面信息在6月17日达到峰值。而网友们集中讨论的,即是有关其虚假宣传的问题。

    据天眼查,钟薛高由林盛、周兵创立于2018年,有报道称公司曾经在一周内铺了5000篇小红书上的文案,随即一炮而红。截至目前,钟薛高共获得3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在2021年5月18日完成2亿元A轮融资,由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跟投。

    钟薛高起步于天猫渠道,其在参加的首个双十一中,就祭出66元的天价雪糕“厄瓜多尔粉钻”,并斩获当年冰品类目销售额榜首。

    不同于传统冰淇淋的市场定价,钟薛高走的是中式高端雪糕路线。雷达财经注意到,其单支产品售价在13-18元左右,天猫旗舰店中最便宜的10片装要143元,最贵的则要256元,也因此钟薛高被网友们戏称为“雪糕界爱马仕”。

    然而高昂的定价,在为公司贡献出庞大的销售额之余,也让品牌蒙受了许多非议。其中最被津津乐道的讨论话题即为:一根钟薛高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

    目前,钟薛高已两次因虚假广告遭到市监局的行政处罚,处罚金额共计9000元。

    相关处罚书显示,2019年4月,钟薛高就因五项产品涉虚假宣传遭黄浦区市监局处罚。5款产品各自“只选用特级红提”、“只选用日本薮北茶”、“中国首款顶级陈年干酪”、“极为苛刻的婴儿级使用标准”、“中国、意大利、美国、日本等全球研发机构联手开发,全球仅十台的生产设备制作”的说法均是假的。

    2019年8月,钟薛高再遭嘉定区市监局处罚,此次是因为产品网页宣传“不加一滴水、纯纯牛乳香”等内容,但实际上,该款冰激凌产品配料表中明确含有饮用水成分,其宣传内容和实际情况不符。

    尽管如此,2020年的双十一购物节,钟薛高还是拿下了天猫冰品类目销售第一的成绩。

    进入2021年,钟薛高的营销愈发“生猛”。

    近日,网传的一段视频中,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表示:“钟薛高的毛利和传统冷饮企业毛利相比,其实只是略高。最贵的一支卖过66元,产品成本差不多40块钱,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我就算拿成本价卖,甚至倒贴一半价格卖,还是会有人说太贵。15年前雪糕1块钱,15年来成本不涨吗?造雪糕也是需要机器、水电煤、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成本一定是不断涨价的。”

    视频引发热议,相关话题冲至热搜榜榜首后,公司声明称,林盛的本意是钟薛高一款雪糕产品采用了价格昂贵的日本柚子作为原料,当时供应商在报价时对其表示“爱要不要”,钟薛高为了保证产品口味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款原料;而后这段视频却被剪辑成了“林盛表示钟薛高一支雪糕最贵66元,(消费者)爱要不要”。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本是钟薛高想要在“618”零点电商平台开抢之前设计的一场营销事件,但后续事件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林盛所能控制的范围。

    随着此前虚假宣传履历被扒出并广为流传,有关钟薛高“智商税”的质疑甚嚣尘上,为此公司再次发表声明,“对于我们曾经犯过的错误以及给大家带来的困扰,我们再次郑重地向大家道歉。”

    同时,公司还称无论这次钟薛高是不是真的被冤枉了,希望自诩为“新国潮”的钟薛高能真正对消费者心怀敬意,说真话,不忽悠,尤其是在产品宣传上。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一般来说,雪糕冰淇淋的成本不会很高,但网红雪糕冰淇淋之所以能卖到60多元甚至80多元,更多是因为被赋予了社交属性、情感需求等附加值,符合新生代主流消费群体的消费思维,使品牌获得了生存和增长空间。”

    林盛的高价策略仍在继续。2020年11月,水饺界爱马仕——钟薛高速冻水饺新品牌“理象国”成立,相较常见品牌每只0.4元、高价品牌每只1.9元的价格,理象国水饺单价最贵曾达6元一只。

    “雪糕自由没有了,水饺自由也要被剥夺了。”有网友感叹道。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