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注册1960_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 来源: 驱动中国   2021-03-11/16:17
  • 如何保障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的人身安全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近日,人大代表胡成中建议,在灵活用工政策未落地前,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等购买意外险或商业险。胡成中认为,外卖行业交通事故频发的原因,根本上是规则设计有问题,送餐送货途中易遇到各种情况,平台不应该陷入只拼速度的恶性竞争,而忽略送餐送货途中易遇到的各种情况。他还表示,“不要把责任都推给算法,算法也是人制定的。”

    瞬时,#建议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的话题便被推上了热搜,并引发广泛讨论。那么,外卖小哥为何屡屡违章,相关平台是否需要担责?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能从根本上解决外卖小哥的安全问题吗?

    “疯狂”的外卖小哥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外卖小哥几乎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逆行、闯红灯、横穿马路、占用机动车道、超速行驶……各类违法现象层出不穷,俨然已成为交通文明的逆行者。在百度搜索上键入“外卖小哥违法”的关键字,相关结果更是达到了82,700,000个,可以说是数字惊人。

    图片来自于网络 

    而事实似乎也确实如此。据潇湘晨报2月26日报道,前段时间,萧山一位外卖小哥因为害怕订单超时,违法交通法规后试图逃跑。在警员上前控制的过程中,竟然不顾警方的阻拦,反而将民警拖行了将近三十米。

    还有比这更让人惊诧的。据报道,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交警大队发现一件外地摩托车在短短十天的时间里发生了65宗交通违法行为。经过调查发现了一个令交警们大吃一惊的数据:这辆摩托车从2003年到现在为止,一共有959宗交通违法行为没有处理,其中包括闯红灯、闯禁区、违反禁令标志、逆行等。工作人员把这些违规行为记录用A4纸打印出来之后,足足有29页,拼接起来更是超过8米长。后来,民警调查监控录像,才知道这辆摩托是为某平台送外卖的。

    图片来自于网络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28日,上海公安部门共查处快递、外卖骑手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3万余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423起,造成7人死亡,347人受伤。深圳自加大查处力度以来,全市2020年共查处电动车交通违法37.3万宗,其中送餐外卖电动车违法7.1万宗,同比上升1042.11%。

    违规又危险 外卖骑手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不得不说,外卖小哥违反交通法规早已成为一个社会性问题。那么,外卖小哥为何会成为违反交通法规的高发人群?违规又危险,外卖骑手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外卖小哥屡屡违章,相关平台是否需要担责?

    原因很简单,为了按时将外卖送达,不被平台平台扣分扣钱,又或者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挤出更多的时间,多接单多赚钱。而最让他们发疯的是,平台给骑手越来越短的配送时间。

    报道显示,外卖骑手被算法裹挟,系统限定的送餐时间越来越短。2016年,3公里送单限时最长1小时;2017年,被压缩到45分钟;2018年,又变为39分钟。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配送时长比过去3年减少了10分钟。

    而时间上的压力,首先影响的是安全。为了按时送达不受处罚,外卖骑手在送餐的过程中,超速、闯红灯、逆行,甚至是横穿马路、占用机动车道,但凡能够加快送餐速度的他们都会去做,而这也造就了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数量的急剧上升。

    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那么,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能从根本上解决外卖小哥的安全问题吗?

    在美团和饿了么,骑手分为两类——专职与众包。

    专职是隶属于配送站的全职骑手,有底薪,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接受系统的派单,以好评率和准时率作为考核标准。众包则是兼职骑手,准入门槛极低,一人、一车、一个app,注册通过后可以立刻上岗,他们没有底薪,可以自由抢单,可以拒绝系统派单,但多次拒绝会被限制抢单。众包骑手不受差评和投诉影响,但超时会面临更重的惩罚,超时一秒钟,配送费直接扣一半。

    然而,无论是专职还是众包,没有任何一位骑手与外送平台存在劳动雇佣关系。这也造就了一个残忍的事实,如果骑手在送餐过程中出现了交通违法行为,外卖平台几乎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而购买了商业险的骑手,一旦出现意外,也只能依赖商业险作为唯一的安全保障。

    如果人大代表#建议强制平台为外卖小哥买意外险#的提议通过,结果则完全不同,将可以从法律层面强制外卖平台为外卖小哥购买意外险,将其纳入社保保障体系。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更有效的保障外卖小哥的人身安全,同时还可以让其更有尊严地融入城市,真正扎根。

    当然了,除了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外卖平台自身也要有所改变,例如更人性化的算法、更具包容性的奖惩机制、相对公平的劳动协议等等。另外,相关部门也要加强对平台用工的劳动监督,防止某些平台采取貌似合法的操作规避法律责任,致使平台从业者遭受不公等现象的出现。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