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待遇_中国企业全球化天花板的破局之道

  • 来源: 华夏晚报网   2020-09-11/14:30
  • 随着海外疫情的胶着和中美贸易战的升级,对国际市场寄予厚望的中国企业,迎来多重挑战。非常时期,中国企业如何融入全球市场,链接更多全球商业机会?

    9月10日,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在广东东莞松山湖再次启动。面对美国的频繁打压,华为携手生态伙伴强势突围,走出了一条破局“逆全球化”的特色之路。

    全球化的新十字路口

    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始,中国企业全球化经历了三个鲜明阶段:2001—2007年快速成长期、2008—2012年冲击波动期、2013—2017年产业深耕期。

    2001年中国加入WTO,很多本土企业抓住“入世”带来的巨大发展机遇,全力扩大对海外市场的出口,得以快速发展。一些制造业企业则通过承接国际产业转移,吸收较为先进的技术,提升了国际竞争力。

    然而好景不长,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极大冲击了国内企业刚刚建立起来的“出海自信”。虽然国际化整体进程放缓、业绩下滑,但经过几年的打磨,中国企业在与美日欧同行们的竞争中积累了丰富的应对经验。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积极响应,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区域与全球投资贸易便利化和互联互通。中国企业开始重整旗鼓,深度参与国际分工。不少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中国企业,就是在这个时候发展壮大起来的,他们深耕某一产业领域,通过技术创新和优化服务不断提升国际影响力,有的甚至在国外建设分厂地,促进当地就业。

    2018年以来,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甚嚣尘上,中国企业的全球化之路进入险象环生的4.0阶段。2020年随着“逆全球化”的加速演进,美国政府鼓动本国和国际上诸多行业与中国经济“脱钩”,中国企业全球化更加举步维艰。

    毫无疑问,中国企业全球化走到了一个全新的十字路口。中国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到底是向左走OR向右走?

    单兵出海孤掌难鸣

    中国企业向海外进军的十几年来,通过不断提升技术和服务,打响了中国制造的品牌形象。华为、中兴、联想、海尔、TCL、阿里、腾讯等一大批科技企业发展壮大,成长为各自领域的国际化企业。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是新经济的发动机,也是全球化的一支重要力量。2012年开始,伴随着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和安卓的崛起,移动互联网迎来爆发式增长,中国大批工具类产品依靠这一波红利,以免费的打法在海外获客,且获客成本非常低。

    在“逆全球化”的国际背景下,过去“单打独斗”就能打出海外一片天地的做法,已经不再适用。曾经如日中天的抖音海外版,正面临美国和印度的封杀或收购。还有很多中资企业在海外也面临相似困境。

    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认为,多数中国出海企业从产品到变现至少需要四步,但只有50%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导致失去了掌控权。例如早期依靠流量红利快速发展起来的系统工具,对于谷歌这样的生态巨头而言,价值越来越小,接受的管控也越来越严格。当Google把超过600个应用程序从商店中删除时,包括猎豹等在内的开发者也只能无奈接受被清理的命运。从大到腾讯、阿里、字节跳动,小到不知名的开发者,他们在海外发展的每一步,都不得不被“卡脖子”。

    “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要以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和思考世界,而在出海过程中,企业不仅要尊重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法律法规,还要让企业融入当地的地缘文化当中。”李涛如是说。

    在澳大利亚就曾发生过“一条鱼掀翻一个投资项目”的事,由于前去投资的中国企业没有解决好当地的污水处理问题,导致污水流进附近的小溪,使小溪中的鱼死亡,结果整个项目无法推进最终搁浅。

    虽然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链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世界工厂”,我们凭借着劳动力、成本优势,成为发达国家的供应链,而全球制造业的心脏实际上是德国、日本。中国的互联网科技类企业虽然最近几年发展迅猛,然而在海外市场的整体表现却一波三折,不尽如人意。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美国对中国企业可谓层层加码,步步紧迫。现在来看还没有到顶点,最坏的时候可能还没到。

    每两年再造一个中国市场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全球互联网市场里没有形成足够的竞争力和话语权,导致频频受控。在面临巨大挑战的同时,也孕育着“重新洗牌”的潜在机会。

    华为HMS对抗Google的GMS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去年5月,Google宣布不允许华为手机使用Google官方安卓新版本和Google的GMS服务,就正式发布了HMS Core 4.0,目前全球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量已经超过了8.1万。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日前表示,“既然华为可以帮助安卓走向成功,那我们自己的HMS有什么理由不成功呢?迄今取得的进展比预期的要好。”霸气侧漏,自信满满。

    在李涛看来,全球移动互联网仍处于高速增长阶段,每年新增4亿左右的用户相当于每两年再造出一个中国市场。“中国互联网企业拥有非常成熟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相对全球市场具有领先优势。全球新兴市场正在快速建立基础设施,迫切需要引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产品来满足消费者体验。”

    这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是潜在的发展机遇。关键是找到合适的方法,突破自身的能力边界,才能将“可能”变成“现实”。

    “抱团”生态才能突破出海天花板

    在日前召开的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上,华为分享了与生态伙伴携手、抱团应对“逆全球化”挑战的应对策略,并邀请“幕后功臣”APUS面向全球开发者分享了如何突破天花板、行稳致远的成功经验。

    李涛表示,中国企业出海最重要的策略是“抱团”,如果单个企业谋求出海,基本上会很快被灭掉。“中国企业需要背靠中国,团结起来,共同开拓出海生态。”

    作为中国互联网全球化的领军企业,APUS已经成为首家支持华为HMS生态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目前正在帮助华为构建HMS生态,包括整套技术解决方案。尤其重要的是,APUS正在帮助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做支付,并辅助搭建整个商业平台。APUS过去6年见证并领导了中国互联网出海,全球用户已突破16亿,遍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支持25种国际语言,曾经是Google和Facebook Top3的合作伙伴。

    尽管当今国际秩序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各种潜在风险,但是西方国家不可能长时间背道而驰,对全球化趋势进行持久打压。那些入选《财富》世界500强的中外企业,仍将是全球化的主体,没有任何国家或企业可以人为阻断产业链、供应链和服务链。

    惟创新者行稳致远。如果说本土企业以前主要是立足于中国而进行国际化突围的话,那么在新的国际产业形势之下,中国企业则需要立足全球,从资本、供应链到企业组织模式开始彻底全球化的新阶段。

    华为HMS Core 5.0已经面向全球开发者全面开放”芯-端-云”能力和生态优势,HMS全球7亿的月活用户,可以为开发者提供一片沃土。李涛建议,“首先中国企业要学会自建生态并补全,不要纯粹依赖;其次,通过扶植代理商卖广告,并进行分散配置;最后,应该帮助中国更多变现平台走出去。”

    目前,APUS已经形成了“产品+增长+商业化变现”的闭环体系,推动其全球业务的快速增长和发展。而这套体系在未来会通过共享模式逐渐开放给生态伙伴使用,助力中国互联网全球化进程。

    不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华为HMS志在成为继苹果、谷歌之后的第三个“世界级终端生态”,这是华为的唯一出路,也是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立足全球发展国际化”的必由之路。在生态伙伴的携手努力下,相信这条路会越走越宽,越走越顺,越走越远。

    ———————————————————

    免责声明:

    1.本文援引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2.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